大医养生提醒您: 三分调理,七分养生。恬淡虚无,真气从之,精神内守,病安从来。六气开阖,循环周流,心相幻尽,抱朴归真。
返回列表 发帖

明明弟子求道若渴,为何禅师还一直“踢皮球”?

明明弟子求道若渴,为何禅师还一直“踢皮球”?

本帖最后由 钧钧妈 于 2017-6-15 16:47 编辑

编者按:有一个和尚厌倦了各种戒律规矩,想请师父直指西来意,却遭遇好一顿“踢皮球”,最后得到的答案更是让人丈二摸不着头脑,至此公案却忽然划上了休止符。这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,心法最最机密的地方到底为何,精彩请看~~



      有一个和尚问马祖道一:”离四句、绝百非,请师直指西来意。”

       他对马祖说,我们就暂且不提金刚经的四句偈吧,什么我人众生寿者相…,什么无现在心、无过去心、无什么心…,也不要说过去的人的是是非非,谁对谁错…这些统统都不要提,请你直接告诉我佛的西来意,就是佛告诉我们的唯一的心法是什么?那个心意之初心性的本貌到底是什么?

       我们已经谈过很多公案,不外乎都直指同一个圆心。可是现代的人学道,先学戒律,什么戒什么戒五戒都有了,然后再来学十善,什么善什么善好多善,然后又如何如何如何,学起来千百条。
这个和尚说,不要给我讲这么多了,那个核心是什么,达摩西来意指为何,请您直接告诉我。

       然后马祖就说: “哎呀,我今天呢非常的疲倦,没有办法为你说。这样吧,你去问这个智藏吧。”这个藏是念[cáng],但是佛家里面这个字都是念[zàng]。

       这个和尚就来问智藏,智藏就说:你怎么不问和尚呢?(和尚的意思就是师傅)

      和尚就说:是马祖叫我来问您的啊,我问他,他说他今天很疲倦,叫我来问你哪。

       接着智藏就说:“哦,不巧,我今天头痛,也没有办法为你说耶,那你去问这个怀海吧。”怀海比这个智藏呢稍微年轻一点,智藏已经有点年纪了。
       这个和尚就是要知道这个西来意呀,就又跑去问怀海。

       怀海就说:“你怎么不问和尚呢?”

       “和尚叫我去问智藏。”

       “你怎么不问智藏呢?”

       “嗨,智藏说他头痛!叫我来问你。”

       “唉,你问我没用,这一题我却不会。我也还没有搞懂呢。”

       ……

       最后这个和尚不得已又回去找马祖了:到底什么是佛的西来之意啊?我问半天都没问到。

       然后马祖怎么说呢?他说啊:“西来之意就是藏头白,海头黑。”

       藏是什么?就是智藏。智藏头发是白的,怀海头发是黑的。

       好,这个公案到这里就结束了。



       你有没有觉得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?
       ……

       达摩西来意到底跟头发的黑啊白啊有什么关系?
       摸不着。

       其实这个心情正是小和尚的心情写照。

       这到底有什么关系?师傅啊,我是为了求道才来到你这里的,我问你你不答,然后你叫我问智藏,智藏又不答,叫我问怀海,怀海又不答。我只好又来问你,你却告诉我一个头发黑的,一个头发白的。你们是怎样啊?是杜鹃窝吗?急死人!我这么大老远来,是因为听说你有道我才来,怎么来这里问一堆“神经病”啊,对不对?他内心就急起来了。



       各位,这几个人都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但是他们所用的方法都直指西来之意呀!

       这个怎么理解?为什么我说他已经直指了?

       你看啊,他问马祖问不到,内心就有点疑惑,马祖叫他去问智藏,他去了,一个说疲倦一个说头痛,这够不够整人呐?对不对,内心唠唠叨叨埋怨忍耐已经快要到极限啦。再叫我去问怀海,怀海那又得不到答案,真是非常着急!

       非常着急的时候,那个急在哪里?说了这么多公案,到现在这已经是一个明明白白的答案。不是吗?我再举个例子:

       如果我现在手上拿一个东西握在拳头里面,你就坐在我对面,然后我问你说:“哎,你知道我这是什么东西吗?”
       “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打开给我看。”
       “不行,不能给你看。”
       “那你问我是什么东西,你就要让我看看哪。”
       “不行不行不行,这很秘密不能给你看。”
       “不能给我看,那你跟我讲干嘛?”
       “因为这很重要,所以我要给你讲呀!”
       “那你给我看哪!”
       “不行不行不行,这不能给你看!”
       ……



       你心急如焚,简直就要捶下去了,不是吗?好,那个急在哪里?并不在我手里呀!

       在你的心里对不对,那个急势必非常涌动呀!你摸摸那个急就会摸到你的心哪!

       我们说的是内心的心不是心脏的心,这两码子事。也不是你脑袋的那个意念,意念很简单,意念就开始逻辑分析,他要给我看就给我看,他要不给我看那就算了嘛。

       你有一股涌动起来,而且它是有温度的。你越来越气,越来越气。很多人都会说,一股一股往上冲,你摸摸那个冲冲在哪儿嘛,你就会摸到。答案就是黄庭禅所说的黄庭,就是你的内心。



       这个和尚问马祖说你不要告诉我四句偈,你也不要告诉我什么是是非非,“绝百非”,那些戒律,那些条规统统不要,因为跟你们学道真的太痛苦了,叫我背那么多,叫我守这么多戒律,这也不行那也行,我不愿意做你们说这也要做那也要做,太痛苦了,不要不要,我不想跟你们混了,你告诉我佛祖西来意是什么?直截了当一句话。

       哈,这个马祖也火了,马祖心里就说:呵,你这个小孩子,好,你既然是这么的有胆量,你要我直接告诉你西来意,你也不相信你的程度根本就是二级三级,配不上第一级的人,第一级的人就像六祖(六祖听到人家在诵《金刚经》“应无说住而生其心”,哈,豁然开悟。)你又不是那样的人,就叫你用次第的方式呀——金刚经慢慢念,心经慢慢念,什么经什么经,妙法莲华经,一步一步早课晚课一直念呀,念了不行那就整理环境哪,不行去吃苦哪——好,你说都不要,要直接告诉你,那我要直接告诉你就说去问智藏,我今天不舒服,很直接哦,就是制造你的不爽啊。

       去问了智藏,他说:“哦,我今天头痛,去问怀海。”

       这个怀海还很慈悲,他说:“我这里呢也还没想懂。”怀海如果说:“啊,今天我脚痛,去问张庆祥!”你要来问我,我就说噢今天我腰酸哪,去问乔安(编者注:主持人),整死人对不对?



       没有没有没有,这个过程都是直指西来意,直接激动你的黄庭,不是吗?答案非常清楚。

       问题是激动了黄庭之后,第一你要摸到,第二这个涌动我到底能够怎么办?那才是心法的最最机密的地方。

       找到位置还只是入门,因为只是知道位置,真正的心法、真正的功夫是它的涌动都摸到了,我知道拿它怎么办。

       知道对这个涌动应该怎么办,这个才是真正的重点。

       所以

       这无关藏头白海头黑的问题,
       这个开悟呢也跟头痛腰痛都没有关系,
       跟你今天疲不疲劳也都没关系,
       跟老家伙年轻的家伙也都没关系,

       是

       跟你有没有找到你的心、
       有没有感觉到你的内心、
       有没有完全地接受这个涌动有关而已啊。


——本 文来源:《幸福内心禅 》第60集
http://www.ximalaya.com/7816526/sound/2877211


黄庭禅网站:http://www.htz.org.cn/
更多资讯,欢迎关注黄庭禅微信公众号:neixinchan。
直指人心,清净本性
附件: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。没有帐号?注册
分享到: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

返回列表